关闭
Menu

顶级皮料

因为对皮料的热爱

由于频繁的海外出差以及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很少超过一天,他们每日与公文包形影不离。从早到晚都关注着作鞋最重要的材料:他们就是Gabor的皮料验收人。Gerhard Olsacher正是其中之一。为什么尽管有这么多压力和困扰,他在26年的从业中还能始终乐此不疲呢?他的回答确切无疑:“皮料是我的激情所在。”

高端品质的责任感

每一张运送给Gabor的皮料都会经过Gerhard Olsacher检查,只有品质合乎要求,皮料验收人才会用特殊工具在上面打孔通过。 “如果打过孔了,那么就可以发送给Gabor了” ,他解释道。在世界市场中,皮料是一种昂贵商品,Olsacher的决策影响着价值上百万的货品。他的工作出色吗?经验丰富的皮料验收人知道,如果没有听到来自材料进货部门或是生产部门的任何投诉,那么一切就显而易见了。在这两个部门中,只接收高端品质的原材料。在皮料的视觉效果、工艺性和细节上这几方面都要满足最苛刻的要求。毕竟,Gabor的顾客所期望的是顶级品质的产品。目前, Gabor 采购65种不同皮料,同时,由于每一种皮料都有多种色彩,Gabor列出了大约300种“皮料款”, Gerhard Olsacher对它们全部了如指掌。

时尚的感觉

打孔还是不打孔?Gabor有一份严谨的检查要求来辅助皮料验收人做出决定。 除了其它各项,其标准特别强调皮料强韧度,尺寸,色彩,视觉效果,柔软度,柔韧度以及各种技术特性。对所有皮料, Gabor 要求高度的统一。目前,虽然有70 %的皮料加工都是时尚皮料,例如仿旧或是褶皱效果的皮料,十分特别,无法从定义上统一。 Olsacher必须决定这类时尚皮料是否符合Gabor 严格的标准,以及是否适合各种款式变化的需要。 因此,他也要求时尚的感觉。他必须看到皮料背后的成品女鞋。不适合某一种鞋的材料可能正适合另一种。在鞣革厂,Gerhard Olsacher是在现场独立作出决策的人物。这要求极高的敏感度,无论在于头脑,还是在于指间。“皮料得有这种典型的皮料的触感。我需要触摸它,爱上它。” Olsacher解释道。

皮料验收人,也是外交官

如果皮料验收人的工作只是说“是”或“不”,那就太轻松了。然而,Gabor所需要的皮料供应不仅应该具备符合要求的品质和统一性,还要有数量上的要求。另一方面,鞣革商并不一定总是可以提供所要的品质。他们的理由是:“皮料是一种天然材料,无法大批量生产”。  同时也从意大利鞋业制造商引进皮料? Gabor 大部分皮料都是在意大利维罗纳、比萨、佛罗伦萨和那不勒斯周围的鞣革中心采购的,他们更容易接受更多的变化,由此带来的独一无二的特性是时尚不可或缺的特征。Olsacher解释了Gabor的地位和角色,并且给鞣革商一些建议。他也充当了咨询顾问和外交官的角色。“意大利的鞣革商有他们的骄傲,”经验告诉Olsacher。在评论皮料的时候,他必须小心措辞。他与鞣革商们一起考虑材料是否或者如何使用,以及如何提高它们的质量。Olsacher说:“我提出提议”。但是责任还是在鞣革商。如果改进的提议成功了,更多的信任就建立起来了。 “最坏的情况”是重复生产,这会造成延迟3周出货,由于鞣革商不会存货,从订单到发货的时间通常为1个月。“三周的延迟是最短的延迟。” Olsacher说。

总是在现场

皮料验收人至少每周都会去一次意大利鞣革厂。频繁的定期联络是高效合作的基础。在样品制作阶段,与中央采购部门的协调十分紧密。通常会先在连续状态下作小量生产。皮料验收人需要提供反馈细节,最好直到说出: “完美无缺!”

如何成为一名皮料验收人

Olsacher的专业技能是从德国著名的鞣革院校Reutlingen习得的,然后在Gabor的进货部门进行皮料挑选、剪裁和生产的国际培训。然而,他的教育还不足以让他与各种人和文化直接互动。“因此我很高兴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同事在我身边。”在岗工作两年才可能有足够经验而成为一名好的皮料验收人。现在,Gerhard Olsacher他本人在为一名年轻的同事提供指导和建议。“他对皮料的经验和敏感度是珍贵的资产”,采购部经理Andreas Bobbert也如是说。 

为旅而生

“你必须热爱旅行。” 能说一口流利英文和意大利文的Gerhard Olsacher提到了做这项职业的另一个要求。 他喜欢住在老字号的酒店,他是那里的常客。对一个有家庭的已婚男人来说,长期连续的出差并不轻松。他大部分时间都在意大利,因为意大利人是现在所需要的品质的皮料的主导供应商。尽管如此,他为Gabor出差去过的国家清单依然很长。他去过的还有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国、阿根廷、乌拉圭、巴西、比利时、丹麦、瑞典、西班牙、葡萄牙和罗马尼亚。就是这样,Olsacher 在与各种具体文化打交道的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不过,他依然坚持:“无论怎样,工作对我来说依然只是一件事情。”因为他的焦点始终是制鞋的材料:皮革。